上市之前一边分钱一边购买资产 嵘泰工业短期借款激增需要个解释

聚焦IPO | 上市之前一边忙着分钱,一边购买大股东资产 ,嵘泰工业短期借款激增需要个解释!

来源:红刊财经 

原创 红刊社 

不久前,嵘泰工业发布招股书拟在主板上市,目前其IPO还在进程中,《红周刊》记者查阅其招股书发现,2018年其短期借款突增了数亿元,但当年其用于经营活动的资金并未大幅增长,这笔钱也没用于购买机器设备及工程项目施工,因此,这笔资金去向存疑。

进一步查看发现,当期其为了购买实控人旗下的资产耗资近亿元,同时单独为实控人持股的公司分红数千万,嵘泰工业账面资金因此捉襟见肘,且背上了巨额债务,目前亟待资金输血。而记者发现其冲刺IPO的募投项目恐已处于建成可投产的状态,如此看来,其拿已建成的项目融资就有“圈钱”之嫌。

过于依赖大客户  议价能力偏弱

嵘泰工业主要从事铝合金精密压铸件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汽车转向系统、传动系统、制动系统等铝合金精密压铸件,其下游主要为整车制造商,然而其下游行业的整体发展趋势并不明朗。

受国内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影响,我国汽车产量呈现波动下滑趋势。2014年至2018年间,我国汽车产量由2372.29万辆增长至2780.92万辆,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05%。2018年,我国汽车产量结束连续多年的持续上涨,首次出现小幅下降。

此外,我国汽车零部件行业的行业集中度相对较低,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截至2018年底,我国汽车零部件及配件制造企业单位数量为13019家,但具备国际竞争力的大型零部件生产企业数量较少,这一市场竞争格局使得汽车零部件行业企业在产业链中处于较弱的议价地位。

在此背景下,嵘泰工业还依赖于下游大客户,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其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5.61%、85.32%及85.04%。其中,上述期间内,其向第一大客户博世的销售额占比分别为47.00%、48.81%及47.77%,对单一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约达五成,可见其存在严重的依赖性。或许正是受这种依赖性的影响,其话语权似乎比较低,在产业链条中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这一点在其招股书中是有迹可循的。

据招股书显示,其主要原材料为铝锭,该材料占其营业成本的比重约四成。而2019年度,铝锭的原材料价格大跌,由上年的1.32万元/吨降至1.21万元/吨,降幅高达8.91%。原材料价格降低意味着成本将大幅减少,倘若产品销售价格降幅低于成本降幅的话,其毛利率应有所增长,但嵘泰工业的毛利率走势却恰好相反,2017年至2019年,其毛利率分别为36.04%、35.69%、34.90%,持续下滑,这意味着其产品售价下滑幅度不小,除了成本下降因素影响外,其背后的原因或为大客户压价所致。

值得注意的是,嵘泰工业的营收变化趋势与行业整体变化相悖。据Wind数据库统计显示,我国汽车零部件行业销售收入增长率在2017年、2018年大幅滑坡(如下图),但嵘泰工业在此期间的营收增速分别为22.1%、29.01%,表现为大幅上扬,而2019年,行业销售收入增速迎头向上,可嵘泰工业的营收增速当年却下降至12.68%,可见其近年来与行业趋势呈反向变动。

资金压力巨大 募投项目疑点不小

嵘泰工业目前面临着较大的资金压力,2017年至2019年,其短期借款金额分别为8000万元、4.31亿元、4.61亿元,而同期其货币资金分别为1.21亿元、3225.88万元、5310.48万元,可见其账户上的资金远不能覆盖短期债务金额。上述期间,其流动比率分别为1.25、0.78、0.85,整体呈下降趋势,这表明嵘泰工业的偿债能力越来越差,该公司或许亟待资金输血。

据招股书显示,嵘泰工业本次拟募集资金8.98亿元,分别用于新增汽车动力总成壳体39万件、新能源电机壳体38万件汽车精密压铸加工件扩建项目(以下简称“汽车精密件扩建项目”);汽车转向系统关键零件生产建设项目;墨西哥汽车轻量化铝合金零件扩产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运营资金。

其中,汽车精密件扩建项目的投资总额为2.27亿元,建设期为18个月。记者查询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政府官网发现,该项目环评文号为扬江环发[2019]140号,据文件显示,公司该项目原为“汽车电动助力转向器项目”,于 2014 年 6 月 6 日取得原扬州市江都区环境保护局的环评批复(扬江环发[2014]145 号),但项目建成后未投产。嵘泰工业于2016 年进行项目技术改造备案,并规划将购买一批机器设备。同时,招股书也显示,该项目为拟在原有厂房基础上,新增各种主要生产及辅助设备185台(套)。

令人疑惑的是,该募投项目仅是做技术改造,新增生产辅助设备,按理说这相比完全新建项目要容易一些,所需时间不应当太长才对,但嵘泰工业在招股书中披露的该项目的建设期却长达18个月,如此长的改造周期也令人生疑。

更重要的是,根据环评文件显示,该项目的预期投产时间为2020年9月,这意味着该项目当前应当已经建成。那么,嵘泰工业用已建成的项目来募集资金,其募资的目的就更像是为了“圈钱”。

还需要补充的是,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嵘泰工业主要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3.49%、88.70%、88.72%,呈现不断下滑趋势,且处于不饱和的状态,而据上文所述,其下游行业的产量增速下滑,其自身的营收增速也在放缓,此时扩产的必要性就值得商榷了。

而本次募集资金项目全部建成投产后,其预计每年增加折旧摊销费用为7700万元,约占其2019年净利润的一半,一旦未来产能无法充分利用,巨额摊销费用恐怕也将大幅影响其未来业绩。

大股东忙着分股利  公司负债却激增

上文提到,嵘泰工业的短期借款金额较大,而实际上其短期借款是近两年才开始飙升的,2017年该金额仅为8000万元,2018年暴增至4.31亿元,涨幅高达438.85%。令人疑惑的是,其当年短期借款为何突然间增加如此多呢?

一般来讲,短期借款是为了日常经营的周转,但2018年其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的金额为1.38亿元,较2017年的1.22亿元仅增加了几千万,其当期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为正数,这表明其日常经营所需的资金是能通过自身“回血”满足的。

那么,难道是为了建设工程项目及购买固定资产?但招股书显示,“公司经营情况良好,经营性现金流量充裕,未发生以购建固定资产(在建工程)用途而发生的专门借款。”

进一步查看其现金流量表,记者发现当年有两项支出金额远高于其上一年的金额。2018年,其分配股利、利润或偿付利息金额为1.64亿元,较2017年的3380.79万元,增长率为385.29%,取得子公司及其他营业单位支付的现金净额为8873.93万元,而上一年该金额为零。

而这两笔金额都与其实控人有关。据招股书显示,其实际控制人为夏诚亮、朱迎晖夫妇及其子朱华夏,三人直接或间接合计持有公司90.37%的股份,可见股权高度集中。其中,夏诚亮直接持有公司10.01%的股份,其通过股东澳门润成和扬州嘉杰,还分别间接拥有10.73%和3.57%的股份;朱迎晖通过公司股东珠海润诚和澳门润成,间接持有公司54.85%和10.73%的股份;朱华夏通过股东扬州嘉杰,间接持有公司0.50%的股份。

招股书披露了嵘泰工业近三年的股利分配情况,2018年2月、10月,嵘泰工业向两位公司股东澳门润成、珠海润诚分配股利,金额分别为2053.63万元、5832.83万元,合计分配股利为7886.46万元。问题在于,众多股东中其为何仅给这两位股东分配股利,再加之其实控人持有这两家公司的股权,这其中的缘由,就更需解释清楚了。并且据上文所述,嵘泰工业背负巨额的短期借款,偿债压力极大,倘若借款是为了满足股东分配股利之需,那么,在上市之前,先举债分红,其募资的必要性就很令人怀疑了。

此外,招股书披露了嵘泰工业近三年的资产重组情况:①2018年3月,收购珠海嵘泰100%股权;②2018年4月和5月,分别收购舜鸿配件100%股权和嵘泰压铸26.71%股权;③2018年4月和5月,两次合计收购荣幸表面100%股权;④2018年6月,嵘泰压铸收购夏诚亮持有莱昂嵘泰的1%股权。

其中收购珠海嵘泰、舜鸿配件及荣幸表面属于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也就意味着是收购实控人旗下的资产,其解释称是为了消除同业竞争、减少关联交易,然而数千万元的资金也落入了实控人的口袋,嵘泰工业的负债却是越来越高,因此,对于这几项收购的合理性,也需要公司解释的更加清楚才好。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hsjd.com.cn/111.html